盲盒改娃师有人月薪上万 律师提醒:需警惕侵权风险

戴上手套,准备好小煮锅、砂纸、镊子、胶水等工具……师即将开始一场“手术”。

“把盲盒里的树脂娃娃,也就是‘底娃’放进沸水煮上几分钟,再将零件慢慢拆卸,之后用砂纸打磨将底娃擦干净,戴上手套后再给娃娃进行塑型、喷漆和手绘等工序,最后再喷上保护漆。”来自小红书的分享视频里,一位博主正在解释“改娃”过程。

据《2021中国潮流玩具市场发展报告》数据显示,预计2022年,以盲盒、手办为代表的中国潮玩经济市场规模将达478亿元。其中,以泡泡玛特为代表的潮玩品牌,更是让“盲盒改娃师”渐渐被大家熟知。

他们的日常工作是什么?收入怎么样?目前职业发展趋势又如何?红星新闻记者就此进行了调查。

目前,微博、淘宝、闲鱼、B站等网络平台已经成为盲盒改娃师的主要聚集地,他们会在上面分享一些“改娃”教程、“改娃”图片等。经搜索,记者与闲鱼上的一位店主巫巫(化名)取得联系。据介绍,她是一名“90后”,于去年1月加入到“盲盒改娃”行列中。

“我当时迷上了抽盲盒,抽了很多重复的。后来知道有人可以改娃后,就想着找人帮忙。”但是,由于手工费较贵,再加上要排队,巫巫便萌生了自己“动手”的想法。

“之前我做过刺绣、羊毛毡之类的小手工,这给后面改娃打下了一些基础。操作慢慢熟练后,就开始尝试改色、改形状、添加元素等工序。”巫巫说。

闲鱼上另一个卖家泡泡(化名)也是一个改娃爱好者。“有手工基础就还好。我刚开始学涂色时,就一直涂不匀,感觉虽然只是个入门的简单操作,但为了保证手感,需要长时间练习。”

除了手工操作外,“创意设计”才是最考验改娃师水平的。在巫巫的作品中,可以看到大品牌的颜色搭配以及一些卡通形象。“当时比较受欢迎的是迪士尼Molly这款。灵感其实来源于客户,他们会提出一些想法,我在制作的过程中再做调整。”

“我之前用Dimoo太空系列的纸盒男孩,再加上客户要求,设计了一款保时捷‘粉猪’Dimoo款,让大众化的形象变得更加独特了。”另一位女生桃桃子(化名)说。

在“盲盒改娃”圈,有一位因创意出圈的潮玩博主。“我叫言吾豪,是一位有着三年改娃经历的爱好者,也是一名成都人。”盲盒是一个契机,它开启了言吾豪的“改娃”道路。“其实那会接触盲盒的时候,还不是特别流行。随着近两年盲盒热度上升后,也涌现了越来越多像我这样的改娃爱好者。”

打开闲鱼界面,记者留意到改娃价格普遍在200~300元之间。对此,泡泡解释称,“收费情况主要是根据改动的难易程度,以及配件数量来决定。改雷款的话,如果只是改色、塑型这种简单操作,收费是在100元。”

针对定制款,泡泡表示收费会超过300元。“我还改过一个最贵的娃,收费是500多。当时是用Dimoo改了一个赛车手,像头盔、赛车服这些配件在制作上会更麻烦。”泡泡补充,这个作品做了接近一个月。“这是因为在改娃过程中,补土、喷漆、上色等步骤,几乎都要等风干后,才能进行下一步。”

记者了解到,跟泡泡一样的改娃师,几乎都是兼职。“接单数不多,一般就空闲的时候接几单,主要当个兴趣玩玩。”小渊(化名)说。

同样还在读书的巫巫表示,“刚开始接单的时候只有20多个。后来知道的朋友多了,一个月大概有150单,基本上都是定制款。”她补充,手工费在70~150元之间,“月收入最高的那次,有3万左右。”

但作为资深玩家的言吾豪却认为,如果直接跟商业挂钩,改娃的前景会不太乐观。“这里面涉及到版权问题。改娃爱好者为了追求美感,会考虑加入迪士尼卡通人物、化妆品牌等元素,但在没有授权的前提下,可能会存在侵权风险。”在他看来,保持兴趣和创作力才能让“改娃文化”走得更远。“其实创造个人影响力不失为商业变现的另一种方法。”在过去,言吾豪曾与泡泡玛特、故宫、AHAVA等品牌进行过合作。他以游戏王者荣耀人物为灵感的系列改娃,部分已在小红书上发布。

如何看待“盲盒改娃师”?四川纵目律师事务所主任律师王英占认为,从本质上来说,这个行业关乎对原创IP是否侵权的问题。“‘改娃二创’这一领域里有很多形式,比如妆面二创、部分二创、零件更换甚至是翻模的情况。那么在其本质未改的情况下,即纯粹的对‘娃娃’进行翻模,或者是在原娃上改装,应当取得该IP授权,否则会存在侵权风险。”

而针对创作过程中,使用大牌logo,如迪士尼等元素,王英占强调称,“这同样应当取得对方的承认,否则也极易构成侵权风险。”

“一般来讲,‘二创’在法律上是认可的,不过要注意使用方法。”王英占解释,作品在“适当引用”的情况下,不进行商业化流通;其次,要取得原创作品IP的授权并在授权范围内进行使用。

谈到言吾豪提出的“寻求品牌合作”,王英占表示,这的确是一个很好的二创商业模式。“在现阶段市场营销中,‘二创’是一个非常主流的营销方式。如果能达成合作关系,不仅能加大原IP的宣传力度,也能让改娃师们规避风险。”